武汉中洲商标注册事务所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业务范围

联系方式

联系人:李经理
电话:027-8672252
邮箱:service@kelonrela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律师称商标局将在一到两周把iPad商标转让给苹果

编辑:武汉中洲商标注册事务所  时间:2013/02/25  字号:
摘要:律师称商标局将在一到两周把iPad商标转让给苹果
唯冠集团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杨荣山称,现在深圳唯冠破产的风险少了许多,自己下一步希望带领唯冠转型节能领域。
长达两年的中国iPad商标权之争,以苹果公司向深圳唯冠支付6000万美元(约合3.8亿元人民币)和解金落幕。
7月2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通过官网发布消息称,该院已于6月25日向深圳唯冠与苹果公司送达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已正式生效。日前,苹果公司已按调解书的要求向广东高院指定的账户汇入6000万美元,并于6月28日向该案的一审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上述民事调解书。
广东高院还指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7月2日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送达了将涉案iPad商标过户给苹果公司的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广东高院称,“这意味着,苹果公司与深圳唯冠公司iPad商标权属纠纷案圆满解决。”
纽约时报中文网昨日援引深圳唯冠代理律师谢湘辉的话称,只需一到两周时间,中国国家工商总局下属商标局就会把在中国注册的iPad商标转让给苹果。
截至早报昨日发稿,苹果未对该起诉讼和解方案发声。
唯冠急着拿钱还债本次知识产权案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焦点元素。一方是全球著名的苹果公司,一方是濒临破产的本土公司,双方实力悬殊;此外,iPad商标是由深圳唯冠注册,但是商标美誉度确实是苹果赋予的。在长达两年的官司中,双方已经在场内场外进行了多轮博弈。
在广东高院公布消息后,深圳唯冠代理律师马东晓回应称,“对广东高院调解下达成的和解感到高兴,6000万美元的和解金是双方都能接受的。”他并称苹果将iPad发展成为一个知名品牌,就算唯冠胜诉,这个品牌也无法给唯冠带来太多好处,所以这对双方都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唯冠集团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杨荣山昨日也对媒体表示,“目前债权人给予的压力很大,法院方面也一直给我们做调解,如果按照正常宣判,我们拿到的金额可能会更少,所以最终选择了和解。”
杨荣山此前对媒体披露的信息显示,唯冠集团现在外债大约为4亿美元,其中深圳唯冠的债务就高达2亿美元。6000万美元和解金虽然不能完全解决深圳唯冠的债务问题,但是对债权人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资产。深圳唯冠最大债主为八大国有银行。
杨荣山昨日表示,将带领公司转型LED照明灯产业,“目前唯冠的LED照明项目已经投产,未来的防线是转型做能源投资和能源管理,比如说路灯改造这一块。”杨荣山称,现在深圳唯冠破产的风险少了许多,自己下一步希望带领唯冠转型节能领域。
唯冠的另一个压力在于,深圳唯冠的债权人之一——台湾富邦产物保险股份公司已于今年3月先后向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深圳唯冠破产清算。该公司认为深圳唯冠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包括iPad商标在内的资产可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具备清偿能力,且该商标已经抵押给银行,也没有提供该商标或者其他资产的评估报告。
“幸好不太贵”
知名的知识产权律师、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昨日表示,此番官司即使不算“双赢”,也算“两不输”, “苹果为自己的百密一疏埋了单,幸好不太贵。 唯冠发了财,虽然没有期望的多,但也有数亿元人民币。”
知识产权律师、上海泛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春泉昨天则对记者表示,6000万美元金额对深圳唯冠来说应该非常满意。“这是广东高院调解的结果,如果双方继续官司的话唯冠未必能真的能拿到这么多钱。”
刘春泉认为,苹果作为跨国公司在之前iPad商标权转让过程中犯了愚蠢的错误,并且在此后的与深圳唯冠的官司中表现也不尽如人意。“苹果在这起知识产权中是有硬伤的,苹果的律师之前对中国的法律太轻视,最终让苹果付出了代价。”
在与深圳唯冠的较量中,苹果认为,2009年通过英国IP公司从唯冠方面购买了在欧盟、中国、新加坡等7个国家和地区的10项iPad商标权,但是后来推进到iPad在大陆商标权过户时,深圳唯冠却拒绝履行涉及有关中国商标权的协议。深圳唯冠认为公司拥有iPad在中国大陆的商标权,唯冠公司无权代表深圳唯冠。
2010年6月,苹果入禀深圳中级法院起诉深圳唯冠,要求确认其为iPad商标专用权人。后深圳中院一审判决苹果败诉,苹果随后向广东高院提起上诉。广东高院协调双方进行和解。
在此期间,深圳唯冠强势向苹果公司施压,通过向海关和多个工商部门投诉,要求禁止iPad进口以及在华销售。多地工商作出了实质行动,向苹果经销商收缴了iPad产品。
和解金相当于10万台iPad与深圳唯冠一直追求和解的诉求相比,强势的苹果最终接受和解方案也有很多现实的考量。
苹果最新一代iPad日前已经取得在华销售权,希望官司早日了结可以展开iPad的销售。
此外,乔布斯去世后,苹果新任首席执行长蒂姆·库克风格与乔布斯死磕不同,他曾公开表示自己讨厌打官司,愿意与对手和解。
苹果公司在华可谓日进斗金。截至3月末的苹果第二季财报披露,苹果中国区营收高达79亿美元,占苹果全球20%的营业额,成为苹果全球第二大市场。这相当于苹果每日在华营收可达8777万美元(约合5.5亿元),这实际上已高于本案调节金额。也有分析认为,6000万美元,苹果只需在华卖出10万台新iPad就可以解决问题。
截至3月末,苹果已在全球售出各个版本的iPad 6700万台。
与iPad类似,智能手机iPhone的名称也非苹果原创。总部位于北京、在电子书领域有所长的汉王科技(002362)此前在上市招股书中披露,2009年,苹果曾向汉王科技支付36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约2490万元)和解金,以获得汉王科技在世界任何地方申请或注册的所有和任何与“IPHONE”相关商标,包括中国境内的“i-phone及图形”和“I-phone(美术字体)”。
法院保护债权人?
“双方达成的和解,具体的金额其实应该保密,不应对外披露。”刘春泉昨日对广东高院详细披露和解金提出自己的看法。“这是中国知识产权官司和解金最高的,这将导致以后跨国公司在华购买商标权价格加码,也会导致各类商标诉讼大大增加。”
与唯冠的官司余音未了,苹果又成了中国公司的被告——事关苹果2009年8月发布的MAC操作系统雪豹(Snowleopard)。
据《现代快报》报道,日前,江苏雪豹日化有限公司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交民事诉状,起诉苹果电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侵害其“雪豹”商标权,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行为、公开道歉以及赔偿50万元,连同一起被起诉的还有为苹果公司雪豹产品做宣传和销售的北京智德典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上海美亚贸易有限公司、上海好当买贸易有限公司、江阴华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目前,上海浦东法院已经受理此案,并定于7月10日开庭。
刘春泉认为,江苏雪豹的案件是在广东高院判决结果出来之前,不好做评价,但是此后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知识产权官司受这一案件影响,也会有越来越多人会通过注册商标等手段牟利,广东高院这一判决影响深远。
昨日,广东高院在官方消息中援引消息业内人士的话分析称,“该案的成功调解实现了iPad商标的价值最大化,极大地保护了债权人的权益,开创了涉外商标权权属纠纷解决的新路径,在知识产权审判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透露,在今年2月29日公开审理此案后,承办案件的合议庭认为,为使纠纷双方利益最大化,调解是最佳选择。目前深圳唯冠债权人已达数百人,其最大的财产估值主要集中在iPad商标的价值上,诉讼前,涉案商标已被数个银行申请轮候查封,一旦该商标价值发生贬损的话,将会导致债权人更大损失。
刘春泉则不认同这一观点,法院判决是秉承“公平、公正”,不应该说保护了谁的利益。陶鑫良则认同广东高院这一判决确实开创了涉外商标权权属纠纷解决的新路径,“在知识产权审判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上一条:暂时没有! 下一条:商标注册与未注册的好处与危害